跳到主要內容

日日好日/理想與現實(創業篇)

圖文 Kai



再怎麼好也不要跟自己的朋友與另一半合夥,失敗更不能歸咎因為是朋友創業。選擇共同創辦人的程度,就好比選擇結婚對象,誰能跟你柴米油鹽醬醋茶,誰就是真愛。友誼當中決定的事情很小也很浪漫,吃什麼好、買這個好嗎?所有的事就像熱戀期。但變成創業夥伴就不一樣了,浪漫程度宛如婚後隔天,睜開眼,真實的人生開始,帳單、人事成本、營運方向取代下午茶聊天的話題,到底與朋友變共同創辦人是好是壞,這沒人說得準,一對熬過友情與親情考驗的朋友,肯定能成就些什麼,隨著她們的腳步,走進她們的品牌世界。


兩個國中認識的同班同學,一個文靜、一個愛玩,創業前各自在精品及航空業服務。其中也曾想過經營親子餐廳,最終選擇以保養品做為創業的目標,就此品牌誕生。“我常說ABYSSE就是我的小女兒,我想做一個讓自己與家人用了都安心的保養品品牌,這是我們的理想。”眼前說起話來精神奕奕對生活充滿熱忱的創辦人Tiffany,15年的精品行銷經歷,同時也是兩個孩子的母親,相信肌膚的根本來自保濕,更勝於美白的重要性。一旁好友永佳專注微笑的凝聽著,自稱性格務實,負責擔任踩煞車的理性角色,同樣也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互補的性格一覽無遺,受訪時兩人有著聊不完的話題及過往回憶,現場氣氛好不熱鬧,原來這就是好朋友創業的美好。





“創夜初期我們跟所有人一樣艱辛,既沒龐大的資金,也不被周遭的人看好。壓力大得不得了,又不能顯露在臉上,要做不要怕苦迎刃而解每個問題。就這樣我們在台北市承租了一間2坪大的辦公室,採購跟出貨都得從頭學習,曾經從早上8點扛貨扛到下午2點,滿頭大汗也不能停,要趕在既定時間內將貨送上車,從來沒想過自己能夠做到這些,慶幸身旁的好友陪我撐過。職業婦女很不簡單,總是等孩子睡了到半夜才能處理公事,剩下零碎到的時間留給自己。曾在夜深人靜時獨自哭泣,那不是脆弱,而是一種壓力釋放。





我們相信好的品質,不為低價物料成本而壞了商譽,這是品牌的信念。若一開始就想著要財富就不會有現在的ABYSSE。品牌最初存在的用意是為了家人創立,家人當然要用最好的。生命當中的元素是家庭、生活、友誼缺一不可,下了班就該要有自己的生活,時間若都留給了工作,那會錯過很多重要的時光,特別是孩子的成長、朋友的聚會、自我沉澱的時間。面對一起工作的夥伴們我也是如此勉勵著,要重視自己的生活品質,與自我充實,妳會更喜歡自己現在的樣子。”


ABYSSE
www.abyssebeauty.com/v2/official
02 - 2563 - 0228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日好日/演員 温貞菱 - 孤獨裡悟道 表演這件事,她選擇伴角色共生而棲

窗外風雨飄搖,窗裡的温貞菱(温温)正邁出文化局與光點合辦的「臺北文學‧閱影展」記者會主場。接受媒體第二波包圍詢答時,皚白的展牆前温貞菱神情泰然,恰如其分的應對在她與對話者之間自然流動有如一鏡不輕起波瀾的湖澤。「要做多少準備,才能全然自信的接住潮水般湧來的提問?」才在心裡揣度不久,咖啡廳厚重的門扉驀然而揭,門縫裡探出一個俏皮的微笑,來者正是穿越人潮洑游而來的温貞菱。 一眼望穿場中直立的補光燈將為面龐帶入的光影稜線,温貞菱隨即輕巧的落進窗邊的座位,幾個節拍的簡短溝通,她的眼神與肢體在流轉間很快與鏡頭產生連結。她姿態篤定,每吋的推移像來自心裡已然成像的構圖方格。換位之際,温温單手拿起方才獲贈的八釐米復古相機,一眼微閉,雙腳輪流屈膝,動作快捷有如一隻優雅的俄羅斯藍貓。回想當刻,像攜手走進了畫中畫,她正專注看向窗格裡隨風狂擺的樹影時,同時也正融於我們掌中的畫面之間。 拍攝過渡到長談,温貞菱神采依舊,像剛結束一場長泳依然精神奕奕的渡者,滿室玉桂的香氣裡,我們談起了「孤獨」和「獨立」這對孿生姊妹。旁人眼裡,温貞菱放下金鐘加冕前往俄羅斯是起大膽而隨性的行動,在她來回的想像裡,卻是趟終赴實行的朝聖之旅。唯獨超出原先料想,當地伴隨而來的,除了求知,還有全然的孤獨滋味,「當時強烈感受到,原來我在俄羅斯真的什麼人也找不到!真出了什麼事,很像也只能打給遙遠的莫斯科在台協會。」温温拿起碟裡的肉桂捲邊打趣的說。 「獨立」時刻則早在她前往莫斯科前就已來臨,12歲首度接拍廣告,16歲已習慣自行前往片場,這時的她正式邁向演員身份,身份裡包含青澀之齡就得學著獨自面對拍攝和片場人際往來的一切打點。帶點心疼的問起,走過時間,現在的温温又是如何看待「孤獨」這個狀態?她側著頭思索,「生長環境如此,我面對孤獨已不再難受,大多時候,我把它視為一種必然和必需。」音調輕揚像風裡自由起舞的薄葉,「不過,我也會有受不了,想要有人陪的時候。這時我會走進書和電影,等待那股像是寂寞的情緒離開。」 她低頭想了半晌接著補充,「渡過後,我才會好好地走進思緒,問自己這樣做真的好嗎?我真的想做這件事嗎?」提問裡拉扯的、過不去的坎,最終落進她的筆下,「常在脈絡裡發現自身的慣性,它們過往被無意識地吸收和擁有。當發現這個慣性,也是我準備跨越的開始。」 在話裡拾起閱讀對於她的重要,温貞菱記起字裡常召喚出畫面感的朋友張西在《葉有慧》裡有一句:「『你

音樂好日/樂團 Flesh Juicer - 粗殘背後 你所不知道的血肉果汁機

「大家好!我們是,血肉果汁機!」眾人話語齊聲落下,現場我們感受到了濃烈的「血肉式」開場,氣勢一下子鎮壓全場。2020年血肉果汁機宣布人事異動後,新團員加入至今已一年左右,全新的血肉果汁機,正帶領你進入這波「殺翻現場」的潮流。                         正當團員們互相分享起自己加入血肉後的心得,吉他手阿霖跟主唱Gigo也說起對於新成員加入的看法,除了能力值大幅提升之外,在編曲、現場演出上也激發出更大的火花,就像一輛坦克車輾壓全場,成為最大的助力。而Gigo表示每個階段加入的成員都帶給血肉不同的色彩,他很喜歡現在的血肉果汁機,在每個表演階段都是「殺翻現場」,也期待未來可以與新團員們碰撞出更多不一樣的酷東西。 殺翻現場的《Golden 太子 Bro》 《Golden 太子 Bro》是血肉成軍以來的第三張專輯, Gigo提到:「這張專輯,我們一開始就是想要從臺中出發,以2011年《粗殘台中》的感覺來做,所以這張專輯最後一首隱藏歌曲《粗殘台中2021》,就算是做一個《粗殘台中》的十周年紀念!」歌曲驚天地泣鬼神的血肉果汁機是從臺中發跡的樂團,經過時間的洗禮而有所成長及歷練,像是《Golden 太子 Bro》這張專輯原先以臺中為出發點,但到後來也延伸至全台灣,將團員們的生活、行為模式、對話用語,全部都融入歌曲。 也因為新團員的加入,整個專輯概念更加的自由,做自己想要做的曲風,不再被故事背景所限。同時Gigo也提到,與以往創作不同的地方是,當歌曲所有的大架構完成之後,貝斯手金毛與吉他手Matt會再做最後的橋段修改,經過金毛在音樂上的專業修飾,加上Matt在《Bro Time Studio》的後期製作,讓整首歌完整度更往上提升。           與ØZI一齊站在最高的山 血肉給眾人的驚喜包含不斷地推陳出新,這次專輯裡的《玉山》更邀請到了金曲新人ØZI一起高聲齊唱「Never never give up」。Gigo表示,其實血肉一直都想找不同領域的藝人一起跨刀合作,這次剛好碰上阿霖要北上工作,加上經紀人牽線,於是促成了本次的合作。 起初阿霖很擔憂血肉與ØZI的合作會被框架所限制,經由《新樂園》的老闆米奇鼓勵阿霖做血肉風格的音樂,並表示ØZI會想辦法用自己的方式融入歌曲,果然,令血肉團員驚豔的是,ØZI並沒有更改編曲,進一步在合作的過程中發現ØZI也有「金屬魂」

靠近幸福,你只需要無所事事?!探索荷蘭文化的Niksen幸福生活學

                                圖片來源:unsplash/Amber Faust@amberfaust 誰說生活不可以這麼廢?!  為什麼荷蘭人能夠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在強調績效、愛拚才會贏、一寸光陰一寸金的現代社會,即使只是放空半小時都 會讓我們心生罪惡感。我們總是要求自己必須一定要「做點什麼」,卻從來沒有 想過「不做什麼」的可能性。  旅居荷蘭的作家奧爾嘉擁有幸福的家庭、美麗的房子,她的生活井然有序、從容不迫,但沒有人知道,她也曾經缺乏自信,覺得自己是個失敗者,生活忙亂到喘不過氣來,而改變她人生的契機,正是荷蘭人引以為傲的生活哲學「Niksen」!                               圖片來源:unsplash/Benjamin Combs@b3njamin Niksen 是一種「無所事事」、「什麼都不做」的生活態度,當你工作疲憊時,你可以轉移視線,凝視窗外的風景,或輕輕地閉上眼睛;當你被各種訊息轟炸得不勝其擾時,你可以放下手機,還給自己一個寧靜的空間。 當你躺在床上卻睡不著時, 你可以起來為自己泡杯茶,讓身心重新歸零......Niksen 不冥想、不買精油、不點香氛蠟燭,不需要任何成本,沒有任何限制,只要你想,隨時隨地都可以 Niksen。                         圖片來源:unsplash/Brooke Cagle Available for hire 放下一切,為生活留白。 本書便完整記錄了奧爾嘉親身實踐 Niksen 的心得,並分享如何讓我們在工作、 家庭和休閒生活中落實「無所事事」的實用技巧。看完本書,你將會發現,工作 不是生活的全部,忙碌也不是理所當然,你可以自由地掌控自己的生活,變得更 快樂,也更有生產力和創造力! ▎作者奧爾嘉有話要說 我的早晨曾經忙亂不堪,我有三個孩子,我必須把他們叫醒,讓他們吃完早餐、穿好衣服,然後在八點以前出門到學校去。等到校車來了,我往往也來到精神緊繃到極點的狀態。 但這只是開始,儘管我的孩子們在學校,我仍然一刻也不得閒。夾在孩子、家務、工作和丈夫以及眾多親朋好友之間,工作時間超長,我試著回想上次我真正空閒下來是什麼時候?但怎麼也想不起來。                      圖片來源:unsplash/Priscilla 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