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插畫家專訪】送給需要療傷的你/芸森溫暖系插畫 閱讀繪本「尋找內在小孩」

「願善良的船,在無風的時候也能遠航,會有那麼一天,真實的人將明白,他們不需要美麗。」詩人任明信在《願》裡把理想刻進詩詞裡,插畫創作者芸森則把生命經歷集結成畫、立體成冊,或是雕塑成形,柔和的色彩引領自我和觀者面對堅硬的外殼底下,還未長成的內在小孩,芸森的繪畫如同生命療癒彷彿注定一輩子進行,他說「我唯一能為別人做的,大概就是將已經內化過後的力量,給予分享、安慰和溫柔地接住吧。 




拋掉腦袋畫圖

採訪當天初見芸森,流露的氣息與畫裡柔韌如輕的光芒如出一轍,娓娓細說著從4歲執起畫筆、家人與感情的深刻影響,畢業於數位藝術系後,開始從事平面工作的搖擺不定,其中也自創品牌Miss.JUYA,像一葉扁舟搖擺著仍然徐徐來到今天,從小就舒展開的天賦令她深信「插畫是抒發自己的想法或情感的方式。」然而要作回真實的自己,得靠年歲積累。

Miss.JUYA以繪畫概念設計飾品,芸森每每出攤,也期待未來的主人能因為配戴飾品而散發光彩,這樣的理念一路經營至去年三月相當有聲有色。然而當藝術走進市場,勢必得隨著潮流時刻更動設計,長期「為畫而畫、為作而作」的空洞感消耗了創作能量。



芸森坦言在品牌結束前半年,仍得強迫自我戴上「光彩」的面具,卻逐漸萌生「不喜歡這樣的自己」的念頭,無法輕鬆面對外界,更在插畫的世界裡越發退縮。結束品牌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作品遭到抄襲,卻驚覺外界對此毫無感受,更有感市場對飾品品牌忠誠度也較低。

創作生涯走進低谷,卻又在此破繭重生今年7月她在臉書粉絲團上公告改名「芸森」,刻骨銘心寫下「不需要過多虛華的包裝,而是展露真實」做回真正的自己,近期也師事蔡美保老師,練習畫風定位,體會到「不要用腦袋去畫圖,而是用直覺、觸覺來做畫。」就好像展開一場藝術治療,跟著靈感揮動畫筆在插畫裡取悅自己、尋求快樂。



勇敢追尋理想生活

今年5月芸森成為全職插畫處作者,陸續參與了藝術書展草率季,以及將於12月初開展的台北插畫藝術節。結束上班族正軌的內心掙扎催生出繪本《Amma的航行日記》,作品中的「獨角海怪」是金錢焦慮、同儕質疑以及無法肯定自我的具像化身,片段畫作透過一針一線彷彿也把迷惘的心情縫補完善,她希望觀者隨著閱讀「可以更勇敢追尋理想的生活,不管生活型態有多微小都沒關係。」未Amma也可能還有續集持續陪伴讀者航行。





從小芸森便時常閱讀母親為她準備的各式立體書,每每翻閱就像一道道魔法迸發,也成為日後製作《ECHO回聲》的養分。回聲表達看見兒時受創,卻尚未隨著外表長大的內在小孩的過程,想聽見回聲需要透過一次次的練習「從『看見』、『客觀事實』、『靠近』到最後的『接納』。」透過自我與潛意識的對話,承認悲傷、允許情緒,最終能向外吐露心情而回歸平靜,作為繪本同時也發揮陪伴與療癒的作用。





短短5頁立體書耗時的手工製作,就好似耐心找回內在小孩的歷程。包含書封與書背上精心補燙金,翻開內頁每一單頁4張紙,透過手工切割得完成20張,閱讀至末頁藏著一封給讀者的信,也留下芸森的聯絡資料與讀者建起筆友關係,「讓擁有這本書的人,在不知道可以與誰訴說的時候,可以將它當成書中的Echo傾訴。」讓閱讀旅程持續行走。



夢想熟成的模樣:溫柔接住受傷的你

插畫是芸森自我照見與對話的過程,跟隨畫作總能與她的內在小孩相逢,想起童年記憶「被要求守規矩、懂得察言觀,演變成長大後過於在乎他人眼光。」甚至限縮從小無限的創作夢想,服膺外界期待終究無法活出真實的自我,芸森曾經在創作裡低頭,也因為創作再度找回自由。

她謙虛說著無法拯救他人的心靈,但是在創作裡內化過後的力量,也許能「給予分享、安慰和溫柔地接住吧!」問起插畫夢終究是想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藝術家,在此之前,她仍會專注當下、孜孜矻矻的創作,面對每一件傷感出發的作品,芸森總會說「不哭不哭,等我將你完成了之後,我們就都不傷心了。」這樣的祝福會像漣漪一般持續向外擴散。

 

圖片_芸森Yun-sen 

內文_許羽君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日日好日/古韻留存萬華第一街《老明玉香舖》-外國遊客爭相收藏的紀念品竹漿手工金紙圖

圖‧石昱安 文‧汪凱萍 台北第一街貴陽街上紅磚石道古早商店林立,可以想像全盛時期這條街道該有多熱鬧,隨口問起每間幾乎都是歷史古蹟的老房,這樣的場景總能吸引國外旅客紛紛前往拜訪。這次探訪的老明玉香舖是這條街最古老的商家,發跡於台南曾祖父黃燦年輕時習得技術,一人獨自離開家鄉北上沿途賣香,最後落腳於萬華,店一開歷經四代從未停歇。許多老主顧常藉著買香、買金紙話家常,老一輩的顧客特別念舊,在意情感上的交流勝過實質的買賣。 第四代承接的孫女黃瓊儀打理著剛進貨的金紙,問起過往繁榮依稀還記得家中長輩描繪的樣貌。「外頭西昌街當年幾乎都是做金紙的,我們家則是做香起家,外頭你所看到的商店將近有十幾二十間都是香舖。全盛時期祖父母跟爸媽那個年代,整天下來連坐椅子的時間都沒有,早上六點開店門忙到晚上兩、三點,一天睡不到幾小時又要開店,店裡也就這些商品卻也夠我們忙的。早年的包裝紙袋跟紙盒都要自己手工黏貼,不像現在有印刷廠跟機器能替代,時間都花在手工上,最常趕著給各大廟宇出貨好因應絡繹不絕的香客們。」架上陳列的香包裝封面貼著黑白照,上頭肖像就是黃家的曾祖父黃燦,據說圖案福祿壽都是由他親自徒手畫上的,那個年代沒有可參考複製的手繪稿,他便土法煉鋼無中生有,圖案放久了會糊掉,掉漆了就來回補上幾筆重覆覆蓋,非常具有年代價值。 店裡除了本地人外,三三兩兩的觀光客聚集討論買什麼好的景象頗為常見,近年看到外國影片介紹亞洲人燒金紙的習俗,最讓人意外的是這樣的文化十分受到推崇,能與已故的家中成員進行追思是件美好的事。尤其金紙上花花綠綠的圖案具有異國風味,甚至會讓人想收集全系列設計,成為另類的文化外交。 「金紙通常會用竹子紙漿製成,聞起來會有淡淡的竹香味,上頭的纖維很明顯,拿起來表面相當粗糙,另一種環保金紙使用回收的紙材製作,環保金紙質量好壞要看裡頭的添加材料,含有稻草、甘蔗等純天然材質燃燒時才不會有黑煙與刺鼻味。 假設買到添加物不良的金紙就會對環境產生汙染,並且價格會是原本的三分之一,台灣製的金紙採取純手工黏貼錫箔,每人一天最多加工 2000 張金紙跟銀紙,加上日曬時間,約四至五天才能完成製作。然而機器轉印一天就能完成所有的量了, 這就是為什麼越來越少人做手工金紙的原因。」問了瓊儀姐到底哪些是外銷量最好的商品,意外地分成兩派,日本觀光客喜歡買香,歐美的觀光客喜歡買金紙,幾乎才剛走進店裡就能判斷他們的喜好。  

日日好日/聽見自然的聲音金曲製作人吳金黛,跋山涉水收錄自然世界的聲音

  圖‧吳金黛 文‧羅盈竺 冷冽寒風未退的春日,蹲在魚塭田埂上,穿著青蛙裝、手握毛茸茸的麥克風,死盯著眼前來過冬的黑面琵鷺,希望牠們發出點聲音,好讓她可以收錄下來,放進專輯中,她是台灣金曲獎製作人,風潮音樂的總監吳金黛。多年在大自然中蒐集聲音、與動物為伍,說不出是她受到這片土地的潛移默化,還是她原本就屬於那裏,狡黠又率真的氣息在她幾經歲月的雙眼底下仍是光芒不減。 「我從小就喜歡一個人,不管是野外還是大自然,只要是一個人,我就覺得都好,工作時我也常需要一個人,但我很享受那樣的狀態,可以沉澱、消化很多事,也會有很多創作的想法出現。」 喜歡大自然更喜歡獨處的感覺,在台南長大的吳金黛,家門口就是漁塭,下課後她常自己一個人或是跟著哥哥到處探險,頑皮地尋找哪裡有昆蟲或是小動物的屍體,然後就像每個小孩子一樣,一邊叫著好噁心喔,一邊開心不已,那是兒時回憶裡她跟大自然的相處時光。 後來吳金黛在美國就讀音樂系專攻錄音技術,回國後偶然透過朋友介紹後才知道,有間叫「風潮音樂」的公司,專門在做原住民音樂、民族音樂等等,名不見經傳而且一點也不流行,卻恰巧滿足了她飄盪異鄉多年,一心想尋根、認識自己生長之地的心情。進到風潮後,她的第一次錄音是跟著原民音樂學者吳榮順,到阿里山部落錄下百歲的原民耆老唱一首幾乎失傳的歌,並依照老闆交代用剩餘時間在山上「順便」錄一些大自然的聲音。 就這樣那個揹著沉重錄音設備、戴著大眼鏡的女孩,在風潮一待就是二十多年,獲得兩座金曲獎也曾兩度入圍葛萊美,製作的音樂卻一本初衷,從沒離開過「自然」與「民族」兩個領域,當年的第一次錄音,彷若無心插柳,卻在吳金黛心中種下了一輩子的綠洲。 「其實我沒有甚麼大夢想,一開始就是想要留下這些聲音,能留甚麼就留甚麼,很單純的概念。只是會在錄音過程中,一邊想我可以拿這些聲音怎麼辦,該拿這些東西做甚麼,整整花了將近五年的時間去摸索。」就像第一次去錄音時的原住民歌謠,如果當時沒有記錄下來,歌曲可能會因為百歲耆老多年後過世而失傳,吳金黛開始意識到,不只是人會老朽逝去,某些大自然裡的聲音,有天可能也會因為人類的開發而不復存在,她說自己從那時開始就像在亂槍打鳥一樣,到處收音,各種動物、昆蟲、鳥類的聲音她都錄,不斷構思企劃又打掉重練,五年之後終於發行了第一張自己錄製的專輯,也是台灣第一張收錄本土自然聲音的CD─《森林狂想曲》。 即使叫好又叫座,專輯發行之後仍

日日好日/好樂團GoodBand(玩團使用手冊:美好與真實篇)

現場表演照片提供‧好樂團 圖‧石育安 文‧李昱萱 「我把我的青春給你,不是因為想換取和你的婚禮,而是單純在最美好的年華,遇見了你,必須愛你。」高亢純淨的嗓音劃破了愛情中渾沌不明的酸澀,留下戛然的寂寞,紅色玫瑰花瓣硬生被捏碎了一地,女子仍奮不顧身奔向愛情。愛情總是半苦參甜,好樂團的《我把我的青春給你》挖掘出堅強表象後純粹又脆弱的自己,令人願意承認:「是啊,我也是這個樣子。」映照在青春裡,大家或許都對這種情感有些共鳴,在Youtube上擁有893萬次的觀看次數。 2015年成團的好樂團,由主唱瓊文和吉他手子慶組成,兩人各自包辦詞曲,再由子慶負責編曲,在《我把我的青春給你》之後,他們陸續推出《我們一樣可惜》、《我愛你卻不能拯救你》,細膩的歌詞如雨滴,落在歌迷心中泛起圈圈漣漪,成為大家口中的「悲傷系樂團」,就連表演現場的風景也很不同,多數獨立樂團的歌迷會投入情境,盡情擺動身體以回應表演者,但好樂團的歌迷們總是很冷靜,總靜靜地聽歌,然後靜靜地流淚。 在獨立音樂圈,擁有風格尤其是件很重要的事。好樂團經常被認為是文青,但擁有空靈系外表的瓊文直接否認:「我平常的興趣也是追劇、打電動啦,完全不是什麼文青,我不怎麼看書的…」她認為,表演者必須塑造出明確的形象才能吸引相對應的聽眾,但那只是部分的性格而非全部。子慶接著說:「其實我們大概就只有20%的特質跟其他人不一樣,因為我們的主業是音樂,所以得把這份特質放大。」縱然好樂團平常的表演氛圍很悲傷,但中場talking的時間,兩人總是本能的把場面搞得很綜藝。 對許多音樂人來說,創作是紓解情緒的方式,但當真正展開巡演之後,同樣的歌曲得不斷地演出再演出,又得把自己投入那些原以雲散的糾結,不斷地再反芻情緒,瓊文認為這是一種挑戰,不諱言有時候創作變成了工作的一環。同樣的問題於子慶來說則認為是種練習,他以製造生活新鮮感來抗衡這種感性,開心中帶點害羞地分享:「我最近就愛上了打乒乓球,獨立樂團的好朋友們不一定每次見面都要喝啤酒嘛,我就找大家一起去打球,聽到拍子跟球敲擊的清脆聲就覺得好療癒喔!」試著分散生活中的比例,不耽溺於悲傷,讓每天有些不一樣,終會在小小的變化中得到再努力的力量。 好樂團一致同意,在熱血的舞台之後,玩樂團完全就是個漫長的工作過程。子慶認為:「玩團不只有做音樂而已,更像是各項能力後的加總,包括企劃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