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日日好日/數位游牧者 Mei Kuo 而立人生下半場,告別辦公室後的無畏冒險



「疫情後」的年代意味的不是疫情的結束,而是我們學會跟疫情共存的時代正來臨。
——— Mei Kuo,2020


早上八點,視訊那頭傳來Mei Kuo(郭美杏)帶著磁性嗓音的問候,正在多明尼加旅遊的她,桌上堆滿觀光簽證即將截止後的規劃,手邊正忙碌於搜尋下一站預計飛抵,防疫較為周全的中美洲小島資訊。


訪談過程像再一次朝往日爬梳,Mei興奮說起高中時就嚮往遊歷國際的渴望,「或許這是我走向數位遊牧的伏筆,當時我一直以為環遊世界一定要當導遊、空姐或是戰地記者,直到我發現數位遊牧族其實也能邊玩邊省錢!」攤開世界地圖的同時,Mei積極伸出開發旅遊多元型態的觸角,舉凡觀察其他部落客主動找國際飯店商談借宿合作的模式,到打工換宿、搭便車,或扮演典型的沙發衝浪客,在她的世界裡形式從來不是限制,而旅遊就像一嚐無法回頭的甜癮,「無畏」則是行囊裡正好備齊的隨身品。


蓬塔卡納多明尼加共和國-著名旅遊勝地

一路倚靠便車和老公穿越4000公里衝進北極圈,Mei難道從來不擔心搭乘便車在安全上的風險?她說起自己對於「信任」的觀點 ,「對方(車主)有時候比我們還怕,他們都願意敞開心房,我們也應該學著相信。畢竟旅途互助最重要的,就是仰仗人我之間彼此的基礎信任!」


都是因為工作不受地點限制,2019年才能和老公一起搭便車4000公里到北極圈。


脫離實體辦公室工作正式突破1095天,為了獲得「數位遊牧族」的工作身份,Mei自承最初也花了蠻多的時間與老闆建立信任,「很多人以為進入這樣的型態很輕鬆,其實得更加展現你在溝通技巧、自我管理和時間管規劃上的優秀表現,當這些能力備全,才有底氣說服老闆相信你!」加勒比海豔陽下,即使浪濤和白沙充滿誘人的度假氣息,Mei也會隨身拿著太陽能充電板力行每一份工作事項,「這些都不只是自己做得好就夠,還要創造很多機會讓老闆和同事看見你的表現。


地點無限,我愛在森林裡工作。

我在工作的最後一年從辦公室缺席,臨走前詳細地做了工作計劃表,確立三方對聯絡和項目分責都有共識,才踏上旅程。」這一走,與辦公室闊別,邊工作邊旅行的遊牧體驗也已邁向兩年,問起疫情對她的工作實踐帶來什麼影響,Mei回想起在中美洲遇見的經驗,「巴拿馬以很快的速度實施封城,男女限日分開外出。那時全世界都對防疫很陌生,我們也感受到很大的壓力。」口氣裡清晰透出當時的無奈,「為了不受拘束,我踏上數位遊牧的生活,沒想到卻因疫情過起overwork的生活。現在回想,或許工作是我當時覺得奮力抓住,至少能稍微感到穩定的東西。」


2020年因為疫情,在巴拿馬一開始非常鬱悶焦慮。

對於疫情突襲打亂的節奏,在遊牧生活裡慢慢練就應對心得的Mei,也歸納出幾套原則:「首先要在行前確實查好各別國家實施入境國籍的管制,以及該地機場是否開放,才能避免限制入境的風險。比如使用OurWorldinData、Skyscanner和Wikipedia平台都會是不錯的方式。另外,記得申請適合數位遊牧族的旅遊醫療保險,例如SafteWing裡面就有針對COVID-19的保險範圍。」其他包含加入當地臉書社團,用以了解在地人對疫情的態度,以及篩選住宿需要具備「定點」和「獨立性」的住宿空間,皆是旅程前建議周全設想的環節。


擁抱了38個國家,很多成長都在旅途中拾起,Mei感性的說起這兩年前進時累積的心得:「疫情帶來極度的未知,形同旅行充滿不確定的本質。就像大海中的船,下一秒可能就有波動,但持續練習如何在大浪來臨時穩住,就比較能判斷需正面迎擊或是轉舵以免翻船。防疫面確實做好勤於洗手、戴好口罩後,就要慢慢訓練自己不要過度焦慮;旅途中如果怕網路不穩漏接重要訊息,就要提前規劃,如同紮營時要防範那裡到底會不會有熊突然光臨,這些都需要提前確認,盡量讓充足的資訊量帶給自己準備俱全的安心感。」


自由是我人生最重要的追求。

問起面對COVID-19在國際間的不可控,Mei曾考慮回台嗎?「我其實也很想回高雄,但最快的路徑是直飛疫情正燒的邁阿密再轉機台灣,說實話我還挺怕的!」聊起家人,Mei有種埋在語氣間隱約的悵然,「我的第一份工作在美國開展,一得到數位遊牧的身份,我立刻回家住了半年,之後每年一定會安排時間回家,原本家人已經習慣了我這樣的模式,現在因為疫情反而是最久沒有回家的一次了。」


高中就想開始環遊世界的我,32歲才真正實現。

她尚未想像過旅途盡頭的樣貌,但即使身在異國,家人從學生時代以來對Mei能力的信任,就像強力的後盾支撐著她在不同時區的狀態轉換,「還要去哪些國家不一定,但最終站還是會回到爸媽身邊照顧他們!」許多際遇仍等著與Mei邂逅,她的追尋裡有愛,有支持,有著因自律換來她最渴望的自由的滋味。


Mei Kuo / 個人簡介

2018年10月開始遠端工作後,和老公帶著筆電,從東南亞、加拿大到現在的中南美。2014移民美國,目前除了專注經營部落格和自媒體,近期也計畫開設Podcast頻道和數位游牧為題的英語課程。Mei擅用便宜的方式拉長旅行時間,增加旅程的深度BLOG:Super Mei Travel 極簡數位游牧  IG: supermei_travel


圖‧Unsplash_Gerson Repreza/Mei Kuo 

文‧李書嫻 



《日日好日》目前不接受任何廣告頁
希望給予讀者最單純、舒適的閱讀美好
若你認同我們的理念,願意支持優質文章
歡迎捐款至
(812)台新銀行-七賢分行
戶名:崴邦國際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帳號:2025-01-0000511-7

所得將全額使用於刊物印刷費
捐款完成後別忘了到FB私訊日編
讓我們將您列為下期最新雜誌訂閱戶!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隱身巷弄的好手藝 旗袍二代陳忠信厚實雙手縫出比女人更細緻的衣服

電影《刺客聶隱娘》劇照細緻,這是現代成衣無法比較的藝術。 走進迪化街,霞海城隍廟人潮絡繹不絕,而對面巷子裡的「玉鳳旗袍專家」,白底紅字的扛棒、天藍色鐵捲門、穿旗袍的舊式假人,若不是主理人陳忠信依舊在工作檯前裁布,以為玉鳳停留在七、八零年代,早已沒有營業。 陳忠信向父母親學做旗袍,穿針引線三十年,代表作品有導演侯孝賢的電影《海上花》與《刺客聶隱娘》,金邊勾線在大螢幕上一覽無遺;而《刺客聶隱娘》獲得金馬獎最佳造型獎,玉鳳旗袍生意也因此起死回生,如今接單都是結婚禮服與戲服。 玉鳳旗袍樸實的外觀,意想不到裡面藏著旗袍訂製職人。圖片來源/IG_robikawaii  經歷五年低潮期 他做旗袍也做工  陳忠信是旗袍二代,父母親皆是福州人,一個做西裝、一個做洋裝,兩人來台灣定居後,恰逢延平北路、民生西路一帶酒家林立,小姐們喜歡穿時下流行的旗袍,男士反而穿不住西裝,因此父親轉做旗袍,母親則繼續做洋裁,店名取「玉鳳服裝號」。 他自有記憶以來,便常常幫父母親、裁縫師傅打下手,對布料和剪刀最是熟悉,店裡若要趕訂單,連睡覺時間都沒有,上學常常打瞌睡,於是國中念了兩年決定不讀書,專心在家當旗袍學徒。     陳忠信在舒喜巷展出各式手工裁衣。圖片來源/IG_kidflylomo  出師後剛好遇到酒店產業轉變、成衣業崛起,他曾有長達五年的低潮期,有單就裁衣,沒有單就幫陣頭「八降團」設計臉譜與陣勢,或者到工地打工、改衣貼補家用,直到侯孝賢與美術指導黃文英找上門來,現在訂單必須等上好幾個月。  熟知各種工法和美感 做出最適合客人的旗袍  人的身型百態,旗袍師傅需要熟知各種工法、布料、花紋等運用,適度展現女性的氣質,還有胸線、腹部與臀部線條,所以每一件都是獨一無二的藝術品。陳忠信分享,曾有一位懷孕四個月的顧客找不到結婚禮服,請他量身訂製旗袍,「想藏肚子有很多訣竅,像避免選光面布料,不然燈打到布料上反而凸顯肚子。」選好布料,再配合花紋剪裁縫製,雙手再微微遮一下,就能掩飾大半孕肚。  陳忠信製作《刺客聶隱娘》上百件唐裝時,相當考驗美感、功力及耐心。面對黃文英的龜毛要求,他接受挑戰,主動考究史料和學習新工法,常常忙到半夜。後來,每一件唐裝細節都不同,高清鏡頭檢視下,連袖子這樣容易讓人忽略的地方,都能看見手工縫製的痕跡,針線走位都不馬虎,且沒有絲毫匠氣,他分享,古代都是人工縫製衣服,所以這些唐裝必須親自做,不

讀洪愛珠《老派少女購物路線》── 觀照飲食,那是日常最美好的樣子

疫情當頭,人心惶惶。我們只能在家防疫,遙想著何時才能恢復自由自在的生活。我們想念同事、好友、餐館酒吧裡的笑鬧,失去場域的切換,周末的愉悅也不見了,日子開始沒了實感。解封遙遙無期,許多關於「正念」的建議開始出現,教你屏除雜念,觀照自身;又或是透過一些簡單重複的動作,找回生活的感受。有些人稱之為「生活的儀式感」,聽來彷彿隆重,實際上就是透過外在事物,協助你專注當下,例如飲食、例如打掃。 翻開洪愛珠的《老派少女購物路線》,對食物的描述細膩卻親切。過往我對飲食書的想像很 侷限 ,高檔西餐、各大菜系、台式手路菜很難引起我的共鳴,那不是我熟悉的食物,即使能從文字窺見一些樣貌,也很難想像它的滋味。這本書紀錄的是柔軟的日常,切仔麵、甘蔗汁等廟口小吃,描繪的精細具體,讓人不禁反思,過去漫不經心地錯過了多少好食物?我特別喜歡一篇她描寫冰米苔目:「她揪一把米苔目落碗底,澆一杓甜綠豆,碎冰堆成慢慢一碗,最後將琥珀色糖水從頂上澆下來,堆高的冰,嘩一聲矮下去。」畫面有了、甜味有了、聲音有了,讀到這段文字,悶在家的夏日時刻瞬間多了幾分涼意。 社群時代格外講求排場,吃一盤冰要有獨角獸的顏色、新鮮水果、最好再灑點花瓣,華麗得不尋常的食物才值得紀錄。洪愛珠寫的冰,味道簡樸,但也正如她形容,專注澄明的念想,在這個時代,很不容易。生活亦是如此,我們總覺得自己平凡,忙碌於工作與交際,飲食只是生存的過場,從未留意。如今哪都不能去,獨自吃上一餐都覺得寂寞,或許這正是個機會重新與家相處,不特別為了誰,好好煮一餐、好好吃一餐、好好收拾,練習專注在生活的每一刻,平淡自成一種安穩的美。 在《老派少女購物路線》中,另一個重點是家人,與家人一同走過的購物路線、一同分享的食物,看似描寫物件,實則是背後濃厚的親族情感。繫著家族的不一定是厚厚的族譜,熟悉的口味是最真實的記憶,並且不受時光侵擾。我的外公在我出生前一年過世,我與他的交集,是家族聚餐上那一鍋螺肉蒜。外公是北投酒家菜的總鋪師,而螺肉蒜是北投酒家菜的代表,過年清明等節慶若有這道菜,家族成員必爭先取用,一邊在白煙嬝嬝中聊著外公如何一邊在飯店上班、一邊開豆漿店養活一家八口。我母親偶而會提到外公曾做過壽喜燒,甜甜的肉她實在吃不慣,還被他碎念小孩子不懂吃。那個年代能吃到這類日式菜,也記錄了北投與日本文化、與我們家族間的連結。我從未與外公見過面,飲食卻跨越了時空,繼續在我們這輩延展

日日好日/演員 温貞菱 - 孤獨裡悟道 表演這件事,她選擇伴角色共生而棲

窗外風雨飄搖,窗裡的温貞菱(温温)正邁出文化局與光點合辦的「臺北文學‧閱影展」記者會主場。接受媒體第二波包圍詢答時,皚白的展牆前温貞菱神情泰然,恰如其分的應對在她與對話者之間自然流動有如一鏡不輕起波瀾的湖澤。「要做多少準備,才能全然自信的接住潮水般湧來的提問?」才在心裡揣度不久,咖啡廳厚重的門扉驀然而揭,門縫裡探出一個俏皮的微笑,來者正是穿越人潮洑游而來的温貞菱。 一眼望穿場中直立的補光燈將為面龐帶入的光影稜線,温貞菱隨即輕巧的落進窗邊的座位,幾個節拍的簡短溝通,她的眼神與肢體在流轉間很快與鏡頭產生連結。她姿態篤定,每吋的推移像來自心裡已然成像的構圖方格。換位之際,温温單手拿起方才獲贈的八釐米復古相機,一眼微閉,雙腳輪流屈膝,動作快捷有如一隻優雅的俄羅斯藍貓。回想當刻,像攜手走進了畫中畫,她正專注看向窗格裡隨風狂擺的樹影時,同時也正融於我們掌中的畫面之間。 拍攝過渡到長談,温貞菱神采依舊,像剛結束一場長泳依然精神奕奕的渡者,滿室玉桂的香氣裡,我們談起了「孤獨」和「獨立」這對孿生姊妹。旁人眼裡,温貞菱放下金鐘加冕前往俄羅斯是起大膽而隨性的行動,在她來回的想像裡,卻是趟終赴實行的朝聖之旅。唯獨超出原先料想,當地伴隨而來的,除了求知,還有全然的孤獨滋味,「當時強烈感受到,原來我在俄羅斯真的什麼人也找不到!真出了什麼事,很像也只能打給遙遠的莫斯科在台協會。」温温拿起碟裡的肉桂捲邊打趣的說。 「獨立」時刻則早在她前往莫斯科前就已來臨,12歲首度接拍廣告,16歲已習慣自行前往片場,這時的她正式邁向演員身份,身份裡包含青澀之齡就得學著獨自面對拍攝和片場人際往來的一切打點。帶點心疼的問起,走過時間,現在的温温又是如何看待「孤獨」這個狀態?她側著頭思索,「生長環境如此,我面對孤獨已不再難受,大多時候,我把它視為一種必然和必需。」音調輕揚像風裡自由起舞的薄葉,「不過,我也會有受不了,想要有人陪的時候。這時我會走進書和電影,等待那股像是寂寞的情緒離開。」 她低頭想了半晌接著補充,「渡過後,我才會好好地走進思緒,問自己這樣做真的好嗎?我真的想做這件事嗎?」提問裡拉扯的、過不去的坎,最終落進她的筆下,「常在脈絡裡發現自身的慣性,它們過往被無意識地吸收和擁有。當發現這個慣性,也是我準備跨越的開始。」 在話裡拾起閱讀對於她的重要,温貞菱記起字裡常召喚出畫面感的朋友張西在《葉有慧》裡有一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