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日日好日/夢想職人咖啡店

圖    薔子 文   Kai



早晨空氣中灑著豆香,烘焙機不斷翻炒著原豆,這就是 「MOJO COFFEE」咖啡日常的一天,MOJO名字來自美國南方有著護身符的意思。咖啡職人Scott投入產業14年, 對他而言MOJO COFFEE是一種Life Style,就像他們的Slogan “Moment just coffee”,不只是咖啡而是種生活體驗,夢想職人帶你踏入咖啡的世界,看見這產業的美好與忙碌,開咖啡店是夢想也是種生活態度。


是怎麼進入咖啡的世界,最喜歡的咖啡品項為何

自己喜歡喝,想了解更多而開始進入咖啡的世界,當初是想找份工作沒想到就這樣一頭栽進去了。最喜歡喝的是Espresso,它口感風味非常集中,加上分量小很容易滿足,非常推薦Espresso當入門的選擇。




打造MOJO咖啡店的概念是什麼
當初概念上,跟這間店名一樣,叫「THE FACTORY」有製造的用意,大部分做咖啡的人會覺得做好咖啡就好,可是我覺得一間好的咖啡店應該著重在設計與裝潢,該為這座城市製造不一樣的美感,其實是種製造風景的概念。 


什麼是公平貿易咖啡豆
公平貿易在早期來說著重於採購過程支付給農夫合理的價格,免除中間商的剝削。後續走到現在,市場慢慢出現一種聲音,我們稱為直接貿易(Direct trade)它在乎的不只是價格因素,而是除了價格到位以外,還能保障買家能得到好的咖啡豆,不只是價格,而是以關懷為基礎,讓雙方都能永續合作。



咖啡店是許多人的夢想職業,這個產業的正在經歷著什麼呢
其實我沒有想過這個產業會很浪漫,不過比較有趣的是你進入這個產業後,它會比想像中殘酷。殘酷的地方是咖啡其實是個很動態的產業,通常來說會進入小咖啡店創業者會希望能有安定的生活,然而事實上進來之後,為了維持一定的生活水平跟持續忙碌的狀態,要找出時間照顧自己跟家人,時時充滿著挑戰,必須要跟著市場變動。


開心的事其實很多,能看到很多新鮮的事,能到產區親自挑選咖啡豆,看到咖啡豆採收的過程,跟著產業一起進步,這工作最辛苦的以市場來說是需要改變,以小店來說不再只是把咖啡做好就會有人來買,而是要想行銷策略跟推廣,讓大家知道這咖啡好在哪裡。



前往世界各地產地看豆,能與我們分享這趟旅程最大的收穫嗎
最大收穫是原來我們真的能影響產區農友的生活,隨著公平合理的交易收入,進而改善當地人的生活。這是持續跑產地4-5年來感受到最大的興奮點跟感動的地方。我在產區會拍照記錄旅程,最特別的是移工們很常被拍,但卻沒有自己的相片。因此我會特別帶著拍立得去,很多是巴拿馬籍移工趁著孩子寒暑,攜家帶眷去採豆,特別喜歡幫家庭拍照,在產區中拍出全家福將照片送給他們,在他們的眼神看到喜悅,那是真情流露的互動。


你心目中的「夢想職人」又是個怎樣的職業呢
沒有特定的形象耶,我沒有辦法重複做一樣的事,但希望藉由這產業不斷的創新學到新的東西保持新鮮感,讓我的人生更有趣。


THE FACTORY / mojocoffee 
台中市精誠六街22號 04 - 2328 - 9448
www.mojocoffee.com.tw

Retro / mojocoffee 
台中市五權西路一段116號 04 - 2375 - 559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2022 《日日好日》跨年號 索取地點_2022.01.25 索取開跑

基隆 太平青鳥|基隆市中山區中山一路189巷135號 小獸書屋BBBooks|基隆市信義區義九路2號2樓 見書店|基隆市仁愛區仁二路236號 臺北 臺北市立圖書館北投分館|臺北市北投區光明路251號 藝大書店|臺北市北投區學園路1號 大地酒店|臺北市北投區奇岩路1號 草山行館|臺北市北投區湖底路89號 三二行館|臺北市北投區中山路32號 好丘 Good Cho's 芝山店|臺北市士林區德行西路42號 好樣秘境 VVG Hideaway|臺北市士林區菁山路136-1號 臺北市立美術館|臺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三段181號 光點台北(台北之家)|臺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二段18號 歌舞浪潮表演藝術中心|臺北市中山區松江路50號2樓 國家書店|臺北市中山區松江路209號 三民書局復北店|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386號 銅鑼灣書店|臺北市中山區南京西路5-1號10F 窩著咖啡|臺北市中山區松江路97巷2號 未來咖啡Dream Cafe| 臺北市中山區松江路362巷22號 Library134 |臺北市中山區遼寧街134號 晶緻美學台北院所|臺北市中山區南京西路1-1號4樓 和逸飯店台北民生館|臺北市中山區民生東路二段178號 MAJI集食行樂|臺北市中山區玉門街1號 臺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臺北市大同區寧夏路87號 大稻埕戲苑|臺北市大同區迪化街一段21號 小藝埕ArtYa Bookstore 1920s|臺北市大同區迪化街一段34號 浮光書店|臺北市大同區赤峰街47巷16號2樓 文魚走馬|臺北市大同區重慶北路二段12號 別所Shelter|台北市大同區承德路三段51巷18號 角公園咖啡|台北市大同區太原路131號2樓 Star Hostel信星青旅|臺北市大同區華陰街50號4F 瓶蓋工廠台北製造所|臺北市南港區南港路二段13號 國家圖書館|臺北市中正區中山南路20號 寶藏巖國際藝術村|臺北市中正區汀州路三段230巷14弄2號 紀州庵文學森林|臺北市中正區同安街107號 光點華山電影館|臺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洪建全教育文化基金會|臺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二段9號12樓 青鳥書店|臺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2樓 三民書局重南店| 臺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61號 明星咖啡館|臺北市中正區武昌街一段5號 和逸飯店台北忠孝館|臺北市中正區忠孝東路一段31號 西門紅樓|臺北市萬華區成都

音樂好日/樂團 Flesh Juicer - 粗殘背後 你所不知道的血肉果汁機

「大家好!我們是,血肉果汁機!」眾人話語齊聲落下,現場我們感受到了濃烈的「血肉式」開場,氣勢一下子鎮壓全場。2020年血肉果汁機宣布人事異動後,新團員加入至今已逾一年,全新的血肉果汁機,正帶領你進入這波「殺翻現場」的潮流。                         正當團員們互相分享起自己加入血肉後的心得,吉他手阿霖跟主唱Gigo也說起對於新成員加入的看法,除了能力值大幅提升之外,在編曲、現場演出上也激發出更大的火花,就像一輛坦克車輾壓全場,成為最大的助力。而Gigo表示每個階段加入的成員都帶給血肉不同的色彩,他很喜歡現在的血肉果汁機,在每個表演階段都是「殺翻現場」,也期待未來可以與新團員們碰撞出更多不一樣的酷東西。 殺翻現場的《Golden 太子 Bro》 《Golden 太子 Bro》是血肉成軍以來的第三張專輯, Gigo提到:「這張專輯,我們一開始就是想要從臺中出發,以2011年《粗殘台中》的感覺來做,所以這張專輯最後一首隱藏歌曲《粗殘台中2021》,就算是做一個《粗殘台中》的十周年紀念!」歌曲驚天地泣鬼神的血肉果汁機原本是臺中在地樂團,因此大多數的歌曲都是以臺中為出發點,經過時間的洗禮而有所成長及歷練,像是《Golden 太子 Bro》這張專輯便延伸至全台灣,將團員們的生活、行為模式、對話用語,全部都融入歌曲。 也因為新團員的加入,整個專輯概念更加的自由,做自己想要做的曲風,不再被故事背景所限。同時Gigo也提到,與以往創作不同的地方是,當歌曲所有的大架構完成之後,貝斯手金毛與吉他手Matt會再做最後的橋段修改,經過金毛在音樂上的專業修飾,加上Matt在Bro Time Studio的後期製作,讓整首歌完整度更往上提升。           與ØZI一齊站在最高的山 血肉給眾人的驚喜包含不斷地推陳出新,這次專輯裡的《玉山》更邀請到了金曲新人ØZI一起高聲齊唱「Never never give up」。Gigo表示,其實血肉一直都想找不同領域的藝人一起跨刀合作,這次剛好碰上阿霖要北上工作,加上經紀人牽線,於是促成了本次的合作。 起初阿霖很擔憂血肉與ØZI的合作會被框架所限制,經由新樂園的老闆米奇鼓勵阿霖做血肉風格的音樂,並表示ØZI會想辦法用自己的方式融入歌曲,果然,令血肉團員驚豔的是,ØZI並沒有更改編曲,進一步在合作的過程中發現ØZI也有「金屬魂」,

日日好日/演員 温貞菱 - 孤獨裡悟道 表演這件事,她選擇伴角色共生而棲

窗外風雨飄搖,窗裡的温貞菱(温温)正邁出文化局與光點合辦的「臺北文學‧閱影展」記者會主場。接受媒體第二波包圍詢答時,皚白的展牆前温貞菱神情泰然,恰如其分的應對在她與對話者之間自然流動有如一鏡不輕起波瀾的湖澤。「要做多少準備,才能全然自信的接住潮水般湧來的提問?」才在心裡揣度不久,咖啡廳厚重的門扉驀然而揭,門縫裡探出一個俏皮的微笑,來者正是穿越人潮洑游而來的温貞菱。 一眼望穿場中直立的補光燈將為面龐帶入的光影稜線,温貞菱隨即輕巧的落進窗邊的座位,幾個節拍的簡短溝通,她的眼神與肢體在流轉間很快與鏡頭產生連結。她姿態篤定,每吋的推移像來自心裡已然成像的構圖方格。換位之際,温温單手拿起方才獲贈的八釐米復古相機,一眼微閉,雙腳輪流屈膝,動作快捷有如一隻優雅的俄羅斯藍貓。回想當刻,像攜手走進了畫中畫,她正專注看向窗格裡隨風狂擺的樹影時,同時也正融於我們掌中的畫面之間。 拍攝過渡到長談,温貞菱神采依舊,像剛結束一場長泳依然精神奕奕的渡者,滿室玉桂的香氣裡,我們談起了「孤獨」和「獨立」這對孿生姊妹。旁人眼裡,温貞菱放下金鐘加冕前往俄羅斯是起大膽而隨性的行動,在她來回的想像裡,卻是趟終赴實行的朝聖之旅。唯獨超出原先料想,當地伴隨而來的,除了求知,還有全然的孤獨滋味,「當時強烈感受到,原來我在俄羅斯真的什麼人也找不到!真出了什麼事,很像也只能打給遙遠的莫斯科在台協會。」温温拿起碟裡的肉桂捲邊打趣的說。 「獨立」時刻則早在她前往莫斯科前就已來臨,12歲首度接拍廣告,16歲已習慣自行前往片場,這時的她正式邁向演員身份,身份裡包含青澀之齡就得學著獨自面對拍攝和片場人際往來的一切打點。帶點心疼的問起,走過時間,現在的温温又是如何看待「孤獨」這個狀態?她側著頭思索,「生長環境如此,我面對孤獨已不再難受,大多時候,我把它視為一種必然和必需。」音調輕揚像風裡自由起舞的薄葉,「不過,我也會有受不了,想要有人陪的時候。這時我會走進書和電影,等待那股像是寂寞的情緒離開。」 她低頭想了半晌接著補充,「渡過後,我才會好好地走進思緒,問自己這樣做真的好嗎?我真的想做這件事嗎?」提問裡拉扯的、過不去的坎,最終落進她的筆下,「常在脈絡裡發現自身的慣性,它們過往被無意識地吸收和擁有。當發現這個慣性,也是我準備跨越的開始。」 在話裡拾起閱讀對於她的重要,温貞菱記起字裡常召喚出畫面感的朋友張西在《葉有慧》裡有一句:「『你